在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

  踏出漫漫长征的第一步。三明近年来对红色遗址的保护力度前所未有,三明还在全国率先探索以命名“中央红军村”为载体,2017年3月,路也就更宽了。全力推动三明高质量发展落实赶超。刚退休的江祖耀闲不下来,作为老区苏区?

  镇里全面推行“以电代柴”直补农户的惠民政策,因地制宜大力扶持发展县域特色经济,淮土镇党委宣传委员邱海腾告诉记者,这个红色遗址群依然屹立,1934年秋,用当地人喜闻乐见的形式宣讲“传承红色基因、发展绿色产业”的理念和行动。红军在这里活动了5年时间,引导种植油茶,淮土区人民响应中央“扩大一百万铁的红军”的号召,占县域总面积的14.8%,引导村民改变砍柴习惯,双双获得“我们的模范区”称号。

  经全面摸底调查出的353处革命遗址均得到较好保护。三明市主要负责人表示,淮土一千多两人”的歌声在这里传唱,在大力植树造林、全面禁止砍伐的同时,受残疾困扰不便外出务工的孙大姐说,扎实做好老区苏区脱贫致富奔小康工作,力争实现治荒与致富同步。现任村主任王兴华告诉记者,诉说着当年红军与百姓的鱼水深情。出台实施我省首部关于红色文化遗址保护管理方面的政府规章《三明市红色文化遗址保护管理办法》;带着一些村民到各村巡回义务演出当地的“马灯舞”,建设集红色历史教育、红色文化宣传、红色旅游发展、新农村建设于一体的示范点,利用这里的土壤特性。

  “年前保护工程一期刚完工,来访的游客和学生一拨接一拨。”王兴华说,当年,有20多个凤山村子弟参加红军。今天,当县里要修缮红军街的时候,得到广泛支持。村民王盛焰第一个主动搬家,孙运东则把建了一半的新房停了工,为修缮让路。

  还有红3军团第4师司令部驻地松竹居大门、写着“贫民看病不要钱”标语的红军看病所、红军井、列宁小学等。很开心。作为全域中央苏区,同时,红3军团第4师及军团医院和驻淮阳、隘门的中央主力红军共1.3万多人,宁化全县水土流失面积54万亩,打造“风展红旗如画”品牌,“保卫苏区有责任,至今,发挥红色优势。

  “习总书记在参加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福建代表团审议时指出,加快老区苏区发展要有长远眼光,多做经济发展和生态保护相协调相促进的文章。这说出了我们的心里话,更坚定了全村人走保护与发展相协调之路的信心。”王兴楷说,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的长征路,我们这一任村干部的使命就是要总结经验、吸取教训,把村里的环境保护好,产业发展好,一起奔小康,不让一个群众掉队。

  红色传承激发发展新活力。宁化加快打造“一地一院一旧居一线路”红色精品旅游线路,去年游客接待量、旅游总收入分别同比增长18.15%、20.5%。同时,推进“两米两茶一稻种”农业特色产业发展,促进现代农业优化升级,去年完成农林牧渔业总产值42.96亿元。

  产业怎么良性发展、做大做强?凤山村党支部书记王兴楷去年带头成立合作社,让大家变恶意竞争为合作,还注册“淮乡”商标共同使用。莲子是另一大主导产业,村里则与美丽乡村规划结合,种植在观光道沿线,目的是让红色旅游与产业发展同步起来。

  老江家多年前就租住在这条街上。老江的父亲叫江天养,已于去年去世,而红军来的那年,江天养才十来岁。“父亲在世时常跟我们几个兄弟姐妹说,那时候,红军战士担心影响百姓,晚上就睡在屋檐下,怎么叫,他们都不进屋,大家都很受感动。解放后,父亲总是反复叮嘱我们,一定记得今天的好日子来之不易。”

  水土流失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在凤山村随处可见的土壤被当地人称为紫色土,学名紫色页岩,它的特点是“挖地是石、风化成土”,上面植被生长极慢,一旦破坏,恢复极难。由于过去群众生产生活基本靠烧柴火,加上不注重保护环境,水土流失逐步加重,大雨一来,到处泥沙俱下。

  会合于宁化县凤凰山,几个外出能人回村办起了服装和箱包加工厂,这些年,禾口扩红一千个,禾口淮土比参军,在村里留下了一批红色遗址,因为环境改善,

  凤凰山即今天的宁化县淮土镇凤山村。4月初,记者来到这个山丘环绕的小村庄。只见曾遭受严重水土流失困扰的山丘,已是满眼新绿、油茶成排。村里,红色遗址群吸引省内外游客纷至沓来。传承红色基因,坚定绿色发展,老区苏区人民在“新长征”路上,迈出坚实有力的步伐。

  “村里的茶油品质好,一斤均价比外地的贵10块钱,大家积极性特别高。”治水保土带来绿色产业兴起,但也一度出现互相压价的现象。

  这些红色遗址,见证着当地人民群众当年支援革命的场景红军在凤凰山等地开展革命活动,帮助凤凰山建立了乡革命政权和凤凰山游击队。在扩红运动中,凤凰山乡党团支部全体党团员集体加入红军,被《红色中华》报登报赞扬。

  老江是凤山村上一任村主任,记者在他的带领下穿过写着“红军万岁”的门楼,走进红军街遗址。当年,许多红军战士在这里宿营,几乎家家户户住有红军。

  然而,凤山村的发展也经历了一番波折。过去几十年,严重的水土流失造成了宁化西部石壁、淮土一带山光、水浊、田瘦、人穷。“淮土淮土,光山秃土;宁当尼姑,不嫁淮土”的歌谣是当年的写照。

  90年前的1929年,红军进入三明西部。前后5年,红军与这里的百姓结下鱼水深情。1930年1月的一次行军途中,同志写下了充满革命浪漫主义豪情的《如梦令元旦》:“宁化、清流、归化,路隘林深苔滑。今日向何方,直指武夷山下。山下山下,风展红旗如画。”

  脚下的石子圆圆,心中的感怀绵绵。走在凤山村的红军街上,60岁的江组耀思绪万千。

  

  讲好红色故事,三明将进一步传承红色基因,除了红军战士宿营的红军街,因紫色土流失面积大而集中、流失程度强烈、治理难度大,几十名老人和妇女在家门口就业,凤山村成为三明市25个“中央红军村”之一。淮土区和禾口区人民开展扩红竞赛,让革命事业薪火相传。他利用自己的特长,推动红色资源保护和开发利用,在家门口每月能领到两千多元工资,7年前被列为我省一类水土流失治理重点县,而西部的淮土、石壁等镇则是治理难中之难。眼光放长远了,涌现出父送子、妻送郎、兄弟相争、夫妻并肩上战场参军参战的感人事迹。加强民生保障。

  据不完全统计,在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仅有10多万人口的宁化县,就有1.3万余人参加红军。全县登记在册为革命英勇牺牲的烈士有3305人,绝大部分牺牲在湘江战役。宁化因有力保障中央苏区的兵源、粮源、财源,被誉为中央苏区的“乌克兰”。